推荐资讯

我们埋在北宁市局里的人打电话通知我说这次的枪击已经引起了北宁

发布时间:2018-11-18 13:32 浏览:
田妈便开始给冷魅然捶捏起来,这也是冷魅然洗澡时候的必备流程。
 
    足足一个多小时之后,冷魅然才从浴室之中走出来,她穿着一身简单的白色浴袍,头发已经被吹干,显得非常蓬松,和之前的焦躁状态完全不同了。
 
    她并没有回到客厅,而是来到了二楼的卧房里面,躺在松软的皮床上,此时的冷魅然只想静一静,理一理纷乱的思路。
 
    至于她的那些手下,仍旧站在寒风之中瑟瑟发抖呢,这些人已经被冻的嘴唇发紫,鼻涕直流,然而却没有一个人敢挪动一下的。
 
    夜色渐渐的变的浓重了,气温也下降的很厉害,如果冷魅然不发话的话,那么这些人恐怕要在这里冻上一整夜,等天亮之后,估计一个个的可能就剩下小半条命了。
 
    冷魅然还特地到窗口看了一眼,看到这些手下冻的那个惨样,她本想发话停止的,结果她又想到白天所发生的事情,于是便摇了摇头,清冷的说道:“一群蠢货,冻死也活该。”
 
    冷魅然回到了床上,浴袍的下摆敞开,两条雪白的长腿交叠在一起,以她的这种身高,配合上极致的身材,简直能够秒杀任何的超模。
 
    房间里面并没有其他人的存在,因此冷魅然也不在意自己的这种动作会不会引起走光,她拿出手机,终于给二哥冷傲扬打了一个电话。
 
    此时,距离冷傲扬的全军覆没,已经过去了很久很久。
 
    黄花菜可都凉了。
 
    没想到,冷傲扬的手机虽然处于开机状态,但是并没有人接听。
 
    冷魅然的心头忽然涌起了一股不妙的预感来。
 
    她连续的打了好几个,冷傲扬一直没有接听。
 
    冷魅然想到了自己的得力手下华彬,于是连忙打了过去,还是无人接!
 
    她终于感觉到了不妙!
 
    按理说,就算冷傲扬不会在事情结束之后主动联系自己,华彬也一定会汇报的,可现在,华彬却一直处于联系不上的状况中,这本身就不正常!
 
    冷魅然本来早该想到这一点,结果她所有的思绪都被那辆途锐所吸引,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记了。
 
    “怎么会联系不上?难道说那一切都是圈套?”
 
    对于冷魅然来说,这简直不可思议!
 
    在她看来,拿下芮家人简直就是十拿九稳的事情,那一群看起来很朴实的村民们怎么可能会有问题?
 
    冷魅然当初可是亲自试探过的!
 
    她才离开没多久,冷傲扬就已经过去抓人了!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面,远威帮根本没时间打埋伏的!
 
    如果说那个小山村有埋伏的话,为什么不把她擒下来?那样对于远威帮来说岂不是更好?
 
    冷魅然想不通,可是,她想不想得通已经完全不重要了,事实是彻底发生了的,不以她的意志为转移。
 
    “难道说,这一切真的是远威帮布下的一个局?”联想到之前的那一辆途锐,冷魅然开始觉得不妙了。
 
    风水宝地、小山村、芮家人、苏锐、富康酒店、完颜正雍……这些名词一个接着一个的从冷魅然的脑海之中闪过,一条又一条的线索也被整理了出来。
 
    这真的是个请君入瓮的圈套吗?
 
    冷魅然的心底忽然冒出了一股寒意,尽管房间里面温暖如春,但是这寒意却根本无法驱散,反而渐渐的遍布全身!
 
    她好像看到了一个大口袋,自己正身处于这个口袋之中,眼睁睁的看着袋口被收的越来越紧。
 
    冷魅然感觉到有点发冷,于是便扯过了一条被子,盖住了身体。
 
    “远威帮什么时候变得那么有脑子了?”她很是有些疑惑,如果说这一场局是真实存在的话,那么这连环套连环的做法,和远威帮以前的行事方式完全不同!
 
    完颜正雍更喜欢直来直去的平推!
 
    如果他们在以往就用出这种阴谋诡计的话,那么北方地下世界何至于会出现这么久的群雄并起的局面?远威帮恐怕早就一统江湖了!
 
    冷魅然简单的思考了一下,又打了个电话:“你现在带人去凤山镇,具体的地址我会发给你,到那里打听一下,我二哥和华彬他们究竟出了什么事,务必要调查清楚。”
 
    既然联系不上,那么就只有自己派人去寻找了。
 
    就在这个时候,冷魅然忽然想起了徐千龙。
 
    她于是便给徐千龙的大徒弟袁立壮打了个电话,如果他们真的和完颜正雍遭遇上了话,那么以千龙先生和他十大弟子的实力,应该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解决战斗,否则的话……就是代表着他们遇到麻烦了。
 
    冷魅然并没有再多想,袁立壮的手机处于正常的开机状态,可是,一分钟之后,冷魅然就把电话放下来,此时她的面色已经有些不太好了。
 
    冷傲扬和华彬那边都联系不上,而这一边,千龙先生和他的弟子们也失去了联系,冷魅然感觉到一股空前的不安。
 
    左膀右臂都没了,请来的帮手也联系不上,冷魅然竟是有种变成孤家寡人的感觉!
 
    这种不安之感以前从未在她的身上出现过,冷家大小姐认为自己一贯都是很镇定的,在面对任何事情都是不慌不忙,但是今天,她的这种自我认知被全面打破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心中那一股不安的感觉,开始逐渐的演变成了慌乱。
 
    夜色已经越来越浓重了,透过窗户,冷魅然看不清夜色的后面究竟还隐藏着什么东西,这种未知的感觉让她非常的不舒服。
 
    可是此时此刻,冷家大小姐并没有任何的办法,她甚至连最简单的反击都做不到。因为她根本不知道敌人在哪里!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冷魅然的手机响了起来,她一看屏幕,打来电话的正是手下顾伟。
 
    “途锐的司机找到了么?”冷魅然问道。
 
    她赤着脚,站在窗户旁边,一只手举着电话,一只手抱在胸前,那胸前的饱满已经被手臂挤得变形了,这说明在冷魅然的睡袍里面,应该是没有别的衣服存在的。
 
    “大小姐,我还没来得及去寻找途锐的司机。”顾伟有些无奈的说道。
 
    “没找到途锐的司机,你打电话来做什么?”冷魅然的语气十分不好。
 
    “大小姐。”顾伟壮着胆子说道:“我们现在可能遇到了更加棘手的事情。”
 
    “更加棘手的事情?这句话又该怎么讲?”冷魅然的眉头深深皱起,她本能的感觉到有点不太妙。
 
    这已经不是好事多磨了,而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了!根本没有好事,全部都是坏事!
 
    “大小姐,我刚刚接到了一个电话。”顾伟说道:“我们埋在北宁市局里的人,打电话通知我说这次的枪击已经引起了北宁市上上下下的注意,据说市里面准备下命令,要限期破案了。”
 
    限期破案?
 
    听到这四个字,冷魅然不禁感觉到一阵头大!
 
    该死的,真是越是焦躁的时候,越是各种事情都是一股脑的涌来!
 
    冷魅然彻底的焦头烂额,简直要有点招架不住了。她这才从浴池里面平复了没多久,现在情绪又到了爆发的边缘了!
 
    “能不能想办法压下来?”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想要努力压抑住混乱焦躁的心情,可是根本没有什么作用。
 
    “这件事情很难压下来,我已经问过他这个问题了,正值年关,所有单位都把安全放在了第一位,发生了枪击的案件,北宁市局的每个人都是如临大敌。”顾伟叹了一口气:“大小姐,这一次我们的麻烦可不小。”
 
    冷魅然听了之后,在电话这边久久的不出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顾伟听到她这边沉默着,于是犹豫了好久,才说道:“大小姐,我们要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会长?”
 
    顾伟知道,说出这样的话,有可能会让大小姐觉得自己是在认为她无能,然而现在顾伟没有别的选择,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先锋会
 
    “告诉父亲?”冷魅然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拒绝了顾伟的提议:“暂时还是不要让父亲知道好了,我先自己处理,如果实在是处理不了,我再亲自去向父亲汇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