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绝对是不能让对方给看扁了是啊己方士卒能流血流汗但是却不能丢人

发布时间:2019-01-30 18:27 浏览:
自己主公能让自己去守城吗?应该是不能,但是要是让自己跟在马岱的后面呢,这个,这个,这个可真就不好说了啊。
 
    可不是吗,郭嘉能保证的就是,自己主公不可能会让自己单独去守城,但是却不代表他就不会让自己去跟在被人的旁边吧,所以郭嘉确实是想多了。也真是这么回事儿,马超不过就是想和他开个玩笑而已,结果……
 
    说完,马超便走了,而看着自己主公离开的背影。郭嘉是擦了擦额角上的汗。说真的,他确实是认为,自己主公几乎不会让自己去守城。但是他却并不敢肯定这样儿的事儿,毕竟自己主公不敢去做的事儿。终究还是少数,所以郭嘉心里也没底。
 
    不过之后听自己主公那么一说,他才算是放下心了,要不还得担心啊。
 
   
 
    马超是先见到了曾经的故人,哪怕明日故人就要让人带兵进攻己方的城池,但是却并不代表马超的心情就不好。毕竟认识张辽都多少年了,而且今日张辽能特意来到蕲春城下,这就不得不说明问题。至少就说明,当年的交情,张辽也是认可的。他还记得自己,而却不是因为自己如今的身份地位,就只是因为曾经相识而已。
 
    马超有理由相信,就因为是很早以前就认识,所以今日张辽才会如此。要不自己和张辽他不认识。那么张辽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在蕲春城下见自己的,所以……
 
    回了府中后,马超是特意让士卒叫来了自己有所的属下,他也准备还没开战之前,先动员一番,明日切记不可轻敌才行。
 
    和江东军大营那边儿不一样的是,马超这边儿众人轻松多了。至少对于江东军是什么样儿的,他们可以说都算是心中有数。所以别说张辽是带五万人马来了,就算是五十万,他们也都无所畏惧,是啊,有什么可怕的呢。无非就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罢了。
 
   
 
    马超是笑呵呵地看着众人,众人一看自己主公,这是有什么喜事了?
 
    而马超先是让众人都走下后,他这才和众人说了一下。之前和张辽见面的种种。要说众人几乎就都和郭嘉一样儿,不止一次听说过张辽,但是说实话,几乎都是第一次听到,自己主公和张辽其人的交情,而且如今一转眼,还真是这么多年了。
 
    不过众人对此却都没说什么,虽然有人和郭嘉所想得也差不多,不过他们是又转念一想,如今“八字没一撇”呢,不说能不能擒住张辽,这事儿只能说等生擒了张辽之后再说吧。而如今说的话,有什么大用呢,可以说是真没有啊。
 
    最后马超说道,“明日一战,务必打出我军气势,拿出我军最为真是的水平来!”
 
    “诺!”
 
    “伯瞻!”
 
    “末将在!”
 
    “明日守城,就都靠你了!我军不常守城,对此并不太熟悉,所以你倒是要多尽心尽力才是啊!”
 
    “主公放心,一切皆有末将!”
 
    马超点点头,心说好,不错,如此自己自然就是放心多了。
 
   
 
    有一点马超说得是一点儿都没错,那就是凉州军确实是没怎么守过城,所以对他们来说,去攻城,那么经验确实是有不少,但是说到去守城,这个就真是没什么经验了。所以马超最后就说了,还得是靠着马岱,他这个主将要是能行的话,那么就能带领着士卒更好地去抵御敌军,主将要不行,那么对己方的影响可就要更大了。
 
    那话说得很有道理,就是“将是兵之魂”,马超觉得说得挺对的。
 
    而此时马超是看向了刘晔,他看刘晔好像是有话要对自己说,不过看他又好像是不准备说。
 
    所以此时马超是一笑,随即便对刘晔说道,“子扬可是有何话要说,但说无妨!”
 
    刘晔一听,知道自己主公看到自己的表情了,所以他也不矫情,没什么藏着掖着的,直接就说道,“属下确实是有话要说!”
 
    马超一听,是赶紧点头,“子扬有话请讲,我是洗耳恭听!”
 
   
 
    而此时就听刘晔说道,“主公当知。如今蕲春城之城防,已经是所剩无几,所以属下是想出了一个办法!”
 
    马超一听,是来了兴趣。城防就是滚木檑石那些东西。本来蕲春城还是有不少的,不过经过江东军他们攻打,再加上自己凉州军进攻,所以基本上如今是没有多少了。虽然自己也让士卒去收集了,可就这么两日,能收集多少。
 
    马超知道,刘晔既然说是有办法,那么就肯定有不错的主意。
 
    所以他此时是笑道,“愿闻其详!”
 
    刘晔说道,“主公。可以让我军士卒去挖沙土,然后装进麻袋中,最后只要倾倒下城就可以了!”
 
    众人一听,心说好家伙,如今守城连沙土都要用上了。
 
   
 
    而马超听后。说道,“好,大好!如果明日风向于我军有利的话,那就更好了!”
 
    众人一听,可不是吗,要真像自己主公说得那样儿的话,估计对方攻城的士卒。十有八/九都要睁不开眼睛了,估计最后眼里都是沙土了吧。就算是没风,只要这么一往城下倒下去,估计最后眼睛里也得有啊,这招果然是足够损,也不像是子扬先生能出得主意啊。
 
    确实是这样儿。虽然众人没觉得刘晔就不能出这样儿的主意,但是这样儿的主意,他们却还真是不能把这个和刘晔联系到一起去。毕竟刘晔也在军中那么久了,众人没觉得刘晔就是这样儿的。
 
    不过却必须要承认,这个主意不错。并且自己主公都采用了,所以真是好,好啊。
 
    所以此时的众人也都是出言附和,都是赞同的。当然了,不会反对,去挖点儿土也不是什么大工程,也不费什么劲,所以自然是都同意如此了。
 
   
 
    而马超此时心说,张辽啊,江东军,合该你们要倒霉,如今连刘晔都知道出这样儿的主意了,你说你们还可能不败吗,不败都不可能啊,那样儿的话,就太没天理了吧。
 
    其实本来马超还准备再多派个将领,和马岱一同守城。不过说实话,他一想就否决了。因为马超想得简单,张辽派兵攻城的将领,估计也就是一个,所以自己也用一个,要不让人看了,还以为自己是怕了他们江东军。
 
    说实话,马超倒不是那么特别在乎别人说什么。不过对于张辽吗,他虽然也知道,他不会说什么,但是这么说吧,马超却还是觉得,自己就派马岱守城最好。要是江东军真是那么强劲的对手,那也值得自己派两员大将,可是事实却是什么样儿的,自己还不清楚吗。
 
    所以马超很快就否定了自己所想,最后依旧是就让马岱一个人守城,而且有马岱在,他也是很放心的。
 
    该说的也都说完了,马超便让众人都散了,不过最后还是让士卒是赶紧照着刘晔所说的去做,赶紧去挖沙土,然后装麻袋中备用。反正马超相信,当然众人也都相信,明日守城的时候,一定会有用的,能用得上啊。
 
   
 
    转眼就到了第二日,巳时,马超在城头上看着城下的江东军,而张辽他们也都在,陈武在最前面,只要张辽一声令下,他就会带着己方士卒杀奔蕲春城头。
 
    而此时马超则在马岱耳边耳语了几句,只听马岱点了点头,随即对着城外张辽他们大喊道:“我乃凉州军马岱马伯瞻,不知今日是哪位带兵攻城?”
 
    陈武则是回头看了眼自己大帅,只见张辽是笑着对他点了点头,陈武会意,所以是转回头对着城头大喊道:“我乃江东军陈武陈子烈是也!”
 
    马超一听,心说陈武陈子烈,还别说,听说过,他是一笑。又对马岱说了几句,无非就是叮嘱了他几句罢了。
 
    然后马超对马岱和城头上的凉州军士卒说道,“各位,守城就看你们的了!”
 
    “诺!”
 
    确实是喊声震天。而马超则是满意地离开了城头。毕竟身为主公,守城的事儿有别人服其劳,而自己则是好好回去休息。马超可不认为,江东军能一日破了自己这蕲春,就给他们十日,不出意外的话,那都是不可能的。
 
   
 
    马超离开后,就在此时,就听蕲春城外是战鼓声如雷,而号角声也是异常嘹亮。
 
    马岱知道。江东军这是已经开始攻城了,他看着奔向蕲春的江东军士卒,眼前一亮,心说来吧,来得越多越好。正愁守城没有什么经验呢,结果这回好了。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好,好啊,来得好!
 
    要说马岱确实就是这么个想法,本来的吗。自己带兵攻城,这么多年了,大小多少次战斗,那确实是经验不少。可是说到守城,确实是没什么经验,想必不止是自己。其他人和自己也都一样,只是自己主公相信自己,所以就让自己来当这个守将了。
 
    其实这事儿怎么说呢,也怪己方士卒也没什么经验,己方城池也没被人经常攻打。所以上哪去增加经验去啊。而这个时候,可以说正是大好时机,打好时候,所以自己自然是要好好把握,要不真就是“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啊。
 
   
 
    陈武可是一直都记着自己昨日和自己大帅说得那些话呢,并且当然也没忘了自己大帅对自己等人的话。
 
    所以他今日是下定决心,尽管他也知道,己方士卒战力不如人家,但是却也绝对是不能让对方给看扁了。是啊,己方士卒能流血流汗,但是却不能丢人不是,所以自己得让士卒拿出己方江东军的气势出来,怎么也不能弱了气势。
 
    于是,伴随着震天的擂鼓声,阵阵号角声,陈武是大喊了一声,“弟兄们,杀啊!”
 
    “杀!”
 
    ……
 
    在后观战的张辽几人,都是在心里不住点头,己方士卒的士气,那可以说确实是不错。只是可惜啊,战力确实不如人家,所以最后肯定还是要吃亏啊。
 
   
 
    刚开始还好,毕竟也能说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但是终究是张辽所带的这些江东军是第一次和凉州军对抗,以前更多是听闻,凉州军是如何如何强,结果今日终于是碰面了。
 
    而真是相见不如不见啊,真正和凉州军交上手了,江东军士卒可就倒了大霉了。是啊,凉州军哪怕是守城,那战力却是依旧啊。虽然城防是少了,但是因为刘晔说的,所以一麻袋一麻袋的土往城下倒下去了。
 
    江东军士卒心说今日实在是太倒霉,这也不知道是凉州军那位大神出得主意,居然是用沙土当城防,可苦了自己了,怎么就那么倒霉啊。是啊,那滚木檑石倒是没多少,不过这沙土也太多了吧,这东西实在是太别扭了。
 
相关阅读